一只桑葚

专吃各种冷cp,王者荣耀中毒中。

可真好看!

NiNE-九山:

【动图注意!】(P1,P2的设定)

“你知道吗,他很奇怪。感觉好像有两个人在他的脑海里。”

“这有什么问题?他的工作做得很好,这就是我知道的。”

Cyberpunk(赛博朋克) 2077 AU,39岁的仿生人(RK800与900的结合体)是雇佣军。

还有一把武士刀!

(P3,P4)You can't kill me, I am not alive.

画师:vrihedd

连接:https:// vrihedd.tumblr.com/

P3授权图

【授权搬运】

[王者荣耀][西汉组]韩信讽刘邦打野

真的太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病歌.:

“望王三思。宫妇左右莫不私王,朝廷之臣莫不畏王,四境之内莫不有求于王:由此观之,王诚宜打野。”


韩信:大家好,情人节好,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张良:可别说了,白情都过了。


韩信:这不捧气氛呢。


张良:别捧了,时间紧,赵云快把野抢光了。单刀直入好吧。


韩信:不急,他开宝马都没我白龙吟爬的快。


韩信:行吧,咱单刀直入。今儿是来说段相声,顶头上司有令,以德化民,我们是行军驻扎巡回演出。先自我介绍,我姓韩名信字重言,旁边这位是张良张子房,我同事。


张良:大家好。


韩信:上回讲到,刘邦前脚刚到后脚给大乔送回泉水,张子房运筹帷幄孤注一掷狗链拴在坦克上,形势危急,退兵修整。我们今天就说段:《韩信讽刘邦打野》。


张良:嘶。


韩信:您抖什么呢。


张良:手脚冰凉,四肢发软,无法接受,难以想象。


韩信:文化人爱用四字排比。


韩信:诸位且听。话说那日,钻石局战况激烈,刘邦辗转反侧,唯恐水晶难保,不免生些疑心,怕挂机,怕演员,怕送,怕卡。


张良:君主心细如发不如多清兵线。


韩信:帝王谋略休要菲薄,他是顾全大局。你且听我继续说,正当这时,国士无双,一代名将,风流倜傥,金质玉相——韩信韩大将军登场。


张良:略浮夸了。


韩信:哪儿浮夸,这是谦逊了。韩大将军登场,尽显英雄本色,大步流星,问刘邦道——君主可是有忧心之事?


张良:哦,他怎么答了。


韩信:刘邦眉头紧蹙,目光忧虑,良久开口道——韩卿,我知你懂我最深,你猜猜看。


张良:喔唷。(笑)猜出来没?


韩信:那可不,韩将军英明神武,与刘老总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他道:口臭治不好?


张良:当真是心有灵犀。


韩信:刘邦摇摇头——你再猜。韩将军当即领会,这其中话里有话,刘邦不说口臭却要顾左右而言他,定是另有隐情。他面色严峻,铿锵回话——我知,不是口臭,您是脚臭。


张良:原来如此。


韩信:刘邦仍旧摇摇头——算了,他道,我长话短说。韩卿,我这坦克当得如何?


张良:一般般差啦。您怎么回?


韩信:韩将军一愣,随即明白话中深意,这是试探,试探他是否忠诚,若是敢回一个不——斩,立,决。


张良:呦,我该被五马分尸了。(笑)


韩信:韩将军忠心耿耿,不假思索回复——好,十分好,相当好,非常好。


张良:听得我良心都痛了。


韩信:别,我也痛着呢。韩将军这一答复,使得刘总眉开眼笑,心花怒放,他紧接着问——比对面项羽好吧?


张良:不是我说,对面项羽会打断会控场,两者可比性实在不高。


韩信:可不是么,您心如明镜。韩将军也心如明镜呀,他义正言辞答复:项贼算个什么东西,您王者大陆第一坦,强无敌。


张良:我敬您是个忠臣。


韩信:谢谢夸奖。我继续讲啊。这刘邦听罢,愈发愉快,又道——玄德昨日也这么说的,他说我天上地下无双神坦,一剑半管血,两剑送回家,仓鼠球一炸全场开花,一个传送堪比上万兵马。哎你说说这小屁孩,夸人怎夸得这么实诚呢!


张良:血浓于水,一脉相承。


韩信:紧接着,刘邦却又眉头紧锁了。他道:可我昨日又问子房,他却说不好,他说坦克不是传送回法师身边跑路的。你来评评道理,这算什么话,怎能说跑路呢!我还不是担心他,火急火燎跑回去。


张良:担心是指躲我后头回城么。


韩信:韩将军当即心领神会——这也许是个好机会。他同张军师已生不和,张军师墨守成规,保守派中的保守派,拦着他不让人去偷对面野,着实胆小落后。韩将军想,兴许能挑拨离间,一举上位,天下的野都是韩家的,阻我大业者,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张良:您是指上回反野给李白一个大送泉水么。


韩信:韩将军当即道——君主请深思!臣下有一言,不知当不当讲。


韩信:刘邦点头应允——你说。韩将军便开口:臣以为,张军师怀有异心。昨日同他交谈,他还对项贼点头称道,说那项羽是条汉子,操作好,意识强。


张良:实话实说。


韩信:刘邦一皱眉——哦?韩卿对此有何指教,我当真玩不好坦克?韩将军不慌不忙,从容一笑:臣以为,您不仅是坦克中的奇才,或许还能承担打野之任,制霸天下。


张良:停。我缓缓。(摇摇欲坠,韩信连忙搀扶住)


韩信:振作一下,我这还没讲完呢。刘邦听此一言,来了兴趣,眉头一挑,示意继续说。韩将军连忙道:诚如刘玄德所言,您英明神武,以一敌十,假若这无双武艺能运用于打野,更是锦上添花!诸君要思索,这韩将军打得什么主意?盖因新仇旧恨,全在打野上,韩家大业,有君主助力,如虎添翼,那李白,那赵云,通通不在话下。


张良:脑子是个好东西。


韩信:刘邦当然不傻,他反问道:韩卿的意思是,我坦克玩不好,不如打野怪?韩将军连连摇头:绝无此意!说来惭愧,君主有所不知,我驰骋野区,频频受阻,那李白赵云花木兰,嫉妒我才貌双全,纠缠不休,更有甚者,那兰陵王成日摸我屁股。我曾与张军师谈及此事,他非但不愿伸出援手,还冷嘲热讽,痛伤我心。如今只得求助于君主,制裁那群粗莽之徒,还我野区一片太平。


张良:我都看到了。我,都,看,到,了。您摸了兰陵王屁股,被反杀了。


韩信:嘘。您小声点儿,花木兰在台下呢。


韩信:听罢韩将军一席话,刘邦点头道:原来如此,辛苦韩卿了。明日即刻动身,张贴大报,满城传话,说从今以后,我刘邦要打野,这野区姓刘。


张良:完了。完了。大汉完了。


韩信:风和日丽,天高气爽,谈罢军事,韩信心情愉悦,路遇了张军师,不吵架也不拌嘴,喜滋滋道——张军师可别嚣张了,野区姓韩,如今是我得宠,你失宠了。


张良:别得宠失宠了,我们当臣下的,不是后宫佳丽。


韩信:嘿您可别说,君主后宫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他会不会是给啊。


张良:啧啧,不可说,不可说。您继续啊,我失宠了,然后呢。


韩信:我不正要说呢,刘邦将这落魄军师打入冷宫——


张良:打住。怎么又绕回后宫佳丽了,韩妃别是甄嬛传看上瘾了。


韩信:喔,良妃说的是,没办法,现代影视容易沉迷。


韩信:第二日,满城风雨,刘邦打野,众说纷纭。诸葛孔明连夜造访,张军师一病不起,刘玄德闻言嚎啕,赵子龙吓丢了枪。


张良:不,这怎么行,您可说清楚,其他仨我能理解,这刘备哭个什么。


韩信:哦,忘记解释。刘备也窥伺着称霸野区呢。这下野区凑齐祖宗老少一家,麻将斗地主不在话下。


张良:孔明也该呕心沥血了。


韩信:也是。您瞧见那信没有?


张良:什么信?


韩信:给刘禅的。先帝清兵未半而中道打野,今天下三分,中路疲敝,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


张良:他家就这一个宝贝儿子,还坦克,也是不容易。


韩信:可别多操心。他家哪缺人,过阵子小凤雏也要出山抢我饭碗。您瞧瞧我们家可就三人,家徒四壁,好不凄凉哟。


张良:三人够了,摊上一个您,一个君主,再多养不起。


韩信:说回正题。张军师一病不起,刘邦前去探病,开口一句——良妃,你可知错?


张良:停,怎么还是冷宫套路。


韩信:良妃泪如雨下,宁死不屈——不可!您打野了,我怎么办,孩子怎么办!


张良:哎,适可而止好不好。


韩信:刘邦一时心软,毕竟军师随他征战多年,多少该从宽处置。他沉吟道:你……还是多冷静一下吧,明日无需出战,有韩卿随我。


韩信:大风起兮云飞扬——


张良: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韩信:怎么,您别抢我词儿。


张良:别以为人都看不出来,您是忘词儿了。


韩信:咳,哪有。话说那日,好一个惩戒刘邦,英姿飒爽,高歌猛进,抢了蓝爸爸,又打红爸爸。君主当真英俊潇洒,反野的李白看呆了,迟迟下不去手。


张良:懂他。


韩信:刘邦道——好你个李太白,就是你摸我韩卿屁股?李白连连摇头:靠,是他摸我好不好。


张良:您实话实说,摸了多少屁股。


韩信:不多。您的也摸过,您上回给项羽推得一个踉跄,我当然要扶一把,大公无私,手掌发力点在臀部而已。


张良:……(自我怀疑之色)


韩信:刘邦一皱眉——有这等事?好吧,臣债君偿,我今日破例,他摸你屁股,你可摸我一把。


张良:光天化日。


韩信:就在这时,良妃冲了出来——不可!不许碰君主,有本事冲我来!


张良:不是打入冷宫么。


韩信:刘邦也是一惊,想不到良妃对自己爱得如此深沉,心中半是愧疚半是感动,搂过良妃,痛哭悔悟——是我错怪你了!你受苦了!


张良:假装不认识这良妃。我要起鸡皮疙瘩了。


韩信:最毒妇人心,正当这时,良妃乘胜追击,挑拨离间——君主莫听韩将军胡言乱语!他引您打野,不过是要坐收渔翁之利。您想一想,他可曾有过丝毫贡献,不过是给暴君送人头,给对面送人头,空大卖队友!


张良:这良妃说得真好,热泪盈眶,我都要爱上她了。


韩信:韩将军好可怜啊!征战沙场,不想受人挑拨,失了信任。


张良:所以呢。君主他是又做回坦克了?


韩信:您真可爱。怎么可能呢。刘邦决定为爱而坦,却又放不下偌大野区,于是乎,放话曰——从今以后,出肉打野,坦克身,打野心,成全良妃,不忘韩妃。


张良:韩妃该哭了。


韩信:您是鼠目寸光,太肤浅。韩妃乃刚烈女子,这回坦克去了。见过全肉韩信没?


张良:没有,也不想见。您继续掰扯,我心意已决,是时候给西楚集团投简历了。


(此时电闪雷鸣,灯光骤暗)


人声:不可!


(张良回头)


韩信:糟糕。


(韩信随张良迈开步子)


人声:站住!


韩信:不是说君主今天陪小备备郊游么。(小声)


张良:我怎么知道。(小声)就不该陪你搞事,这下完了。


韩信:别这样。我们什么关系,同生死共患难,你忍心抛下我么。(小声)


张良:您贵姓,可曾见过?我怎么不记得。(小声)


刘邦:都,站,住。


(两人站定)


刘邦:这什么表演呀,怪好玩的。


韩信:您吩咐的。


张良:以德化民。


韩信:文艺汇演。


张良:春风化雨。


刘邦:将军啊。


韩信:嗯?


刘邦:听说我是给。


韩信:哪有,谁说的,我去揍他。


刘邦:军师。


张良:在。


刘邦:西楚集团出门左拐。


张良:臣忠心耿耿,绝无异心,将军作证。(戳一下身旁)


韩信:是,除了偷偷念叨刘邦削了大汉亡了,也没什么。


张良:刘邦就是削了嘛。(小声)


刘邦:(叹气)我是不是平时待你们不够好。


(同时)韩信:哪有。/张良:就是。


张良:行了都给我闭嘴!


张良:诸位请看天美震惊部每日头条。昨日——震惊!全肉张良第一十五次替刘邦挡下元气炮。前日——震惊!韩重言偷鲲不成反受辱,汉高祖千里开大救将军,一送两命。大前日——震惊!诸葛军师自述:我家主子一脉相承,只带半个脑子。


张良:我也很累。


韩信:(沉默)


刘邦:(沉默)


张良:可我也没给西楚集团投简历啊。


张良:你们争气点好不好。


张良:行了,散了吧。被韩信摸过屁股的,后台排队,一个个摸回来。


韩信:不你不能……


刘邦:不用。(揽过韩信)臣债君偿,我来!


张良:……


张良:那我恭敬不如从命。(一脚踹上刘邦屁股)


张良:您要削了,可学乖点吧。


刘邦:……哦。


张良:(又踹韩信一脚)庞统要出了,考虑一下饭碗保不保,别给暴君送人头了。


韩信:……哦。


张良:行了别愣了。来段落幕词。


韩信:大风起兮云飞扬。


张良: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刘邦:(抱一抱二人)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掌声雷动)


………


“现在向我们走来的是金牌队伍[野区是我刘家的]!走在最前的是打野选手汉高祖刘邦,第二位是打野二号——草鞋霸主刘玄德,两人骨肉相连,亲密无间。第三第四分别是智囊团中的诸葛卧龙与张子房,似乎带病出战,他们同时捂着胃部。紧随其后的是坦克位——国士无双韩重言与炮火千金孙尚香。孙小姐表示,坦不坦无所谓,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您好,西楚集团吗?这里有一份简历,对,可以叫我张先生。”


end.


lft抽了?我重发一遍。

一个局部……快肝不动了(o_ _)明明还有一大堆没开始画……
自己摸索画风真的好难orz……

涂鸦……两个子房_(¦3」∠)_
子房真可爱啊【望天】

扁鹊:……唯独不想被你这么说。

【啊明明有很认真画小医生……子休你那只手果然好碍事啊(笑)】

子休是世界的宝物!
【吐血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