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桑葚

专吃各种冷cp,王者荣耀中毒中。

秦淮晏先生不是秦先生:

#嬴白嬴白嬴白
#猫化嬴政x杀手白起
#再报复社会我不是人系列
#吃的开心算你的,ooc算我的


1.他是一只与众不同的猫。跟那些喜欢团成一团蹭来蹭去的蠢猫们不同,他做不到恶意卖萌拦路抢劫路人小鱼干这种事,哪怕仅仅只是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区流浪猫。
所以,那个经常来给猫猫喂猫粮的老奶奶走了以后他就基本快被饿死了。
那天雨下的很大,流浪猫们都有各种的去处。拒绝跟那些蠢猫一样缩在肮脏角落里的他选择了蹲在楼道里,面朝大街 方便逃跑。


“要跟我回家吗?”
他抬头,看见一个瘦瘦的两脚兽站在自己面前,收了雨伞,向自己伸出了手。
“你身上都湿透了,我家里还有些吃的。”


他对自己说,别去,这是愚蠢的两足兽的骗局。


“乖。”那个人笨拙的哄着,甚至半蹲下来跟他缩进了距离。


鬼使神差的,他看着那个两脚兽一点点靠近,慢慢把自己抱进怀里,嗅着那个两脚兽怀里的味道,完全没有了一点反抗的想法。


2.两脚兽对他很好,给他准备了很多吃的,基本都是新鲜的鱼肉。
一般喂流浪猫是不会这么铺张浪费的。
他眯着眼,边吃边享受着两脚兽的毛巾擦干服务。


“好多地方都打结了呀。”
那个两脚兽这么说着,细长的手指插埋进了他背后的皮毛里。
“该洗个澡了。”
他一懵,突然反应过来了,挣扎着要从两脚兽的腿上爬起来,也不知道那个两脚兽的反应速度为什么那么快,身手敏捷的把他截住了以后十分有效率的拖进浴室里开始放水准备洗澡。


过程中不免一副挣扎和混乱。


反正被一个两脚兽摁在热水了洗澡是一件很羞耻的事,更让他羞愧欲死的是洗到一半那个两脚兽居然直直盯住了他的两腿间


“小,公猫?”


废话了本大爷这么帅不是公猫难道说是母猫吗?你是白痴吗?


他这么吐槽着,发出愤怒的喵叫声却被以为是在撒娇,脑袋上糟了一记摸头杀。


3.“该叫你什么呢。”
那个人把他抱在怀里,经过刚刚吹毛时的一番折腾他已经没多少力气了,一人一猫瘫在小沙发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小白?”


他洗净了污秽后露出了一身银白的皮毛,颇为好看,那两脚兽挠着他的下巴。
他很不爽,嘶吼着拒绝了这个提议。那个人却好像是头脑没有身体发达一样,会错了意。欢欢喜喜的叫着他小白。
然后他就爆炸了,从两脚兽腿上一跃而起跳到了一旁的桌子上,那桌子堆着许多杂物,遭他这么一踢就全倒在了地上。


一片混乱里恍惚可见一副相框,照片上的两个少年并肩站着,一个表情拽的二五八万的他一只猫看了都想打人,另一个瘦瘦白白的没猜错应该就是这个傻两脚兽。
“阿政……”
他听见那个人叫了这个名字,抬头一瞧,那人的表情让自己格外不爽。
凭毛啊!
他那爪子挠着相框上的玻璃,边挠边叫。两脚兽呆呆地看了他会,突然伸出手把他整个拎起抱到了怀里。
“就叫嬴政吧……对不起……”


“就叫这个吧……”


4.从此以后他就和这个叫白起的两脚兽同居了。


白起很喜欢抱着他坐在窗台边发呆,对着窗外的一片车水马龙出神,经常要到嬴政不爽他的无视到了极点开始撒泼才会唤回他的注意力。


嬴政不知道白起是做什么的,他经常待在家里,似乎不用工作的样子 却总能给他买回来很多很高档的事物和猫咪用品
虽然他一件玩具都不喜欢。


他很喜欢跟这个两脚兽在一起,哪怕只是一人一猫一起坐在窗子边发呆而已。


两脚兽对他很温柔,特别是叫他名字的时候。
虽然那个名字已经是自己的了,却总感觉白起在透着自己叫别人。


嬴政喵不爽。
就闹,闹得天翻地覆的,闹得每一次白起采购回来都能看到他的小主子坐在一片狼藉的客厅里,抬头盯着他。
边叫边注意他是不是生气了要过来拎着自己打一顿
结果那个人只是叹口气,放下袋子乖乖收拾残局。


“乖一点啊,阿政。”
半夜白起来抱他去床上睡觉的时候本来他是拒绝的,但是看见那个人用那种表情一叫他,就干脆放弃了抵抗。很没出息的被整个抱走


愚蠢的两脚兽。
白起睡着以后嬴政喵悄悄睁开了眼睛,盯着那张有点好看的脸看了会,暗搓搓的凑上去拿爪子在他脸上戳了个印
以后就做本大爷的人了,别再想别人了


5.虽然白起从来不会带任何人到家里来,可是嬴政喵注意到近期常有个叫芈月的女人常给他打电话。
电话的内容他总是只能听个半清,什么植物人,暗杀,别太自责之类的。
白起只是沉默的听那个女人絮絮叨叨半个多小时,挂了电话以后拥着他蹲下来缩在柜子边哭。


嬴政喵面无表情的由他抱着,由他把泪水尽数蹭在自己皮毛上。
他突然很讨厌芈月,还有白起一直在小声道歉的那个‘嬴政’。


你是废物吗?你知不知道白起他总是在为了你哭啊!你他妈不心疼朕还心疼呢!朕辛辛苦苦养着的铲屎官他让他总这么伤心都没时间逗朕玩了
你这人可真,该死


白起抱到太紧,以至于他有点疼。


嬴政喵伸出了爪子,对着他喵喵叫了两声。


白起一愣,又傻兮兮的凑了上来把眼泪蹭到他身上。
“对不起啊阿政,今晚有什么想吃的吗?”


吃你。
吃掉你了你大概就不会在为了别人那么伤心了。


6.某天晚上,嬴政喵突然从梦里惊醒,四处看了看发现早就过了白起正常的出门时间。屋子里静悄悄的,外面下的雨却吵得很。


他在屋子里焦躁不安的走了就很久,几乎快到午夜的时候才有人开门。
倒进屋里的白起浑身湿透,衬衫上还晕着大片血迹。


嬴政喵有点懵,凑上去高声叫着。


白起侧躺在地板上,脸色苍白,双唇有些颤抖。他轻声说着阿政乖之类的话,还没说两下就昏了过去。


后来白起是在医院里醒的。
芈月坐在床边削着苹果,见他睁了眼便起身要出去找医生。
白起叫住了她


“我的猫呢?”
他记得晕倒的时候门没有关,他很怕嬴政喵跑出去然后被心怀不轨的人捉走。


芈月笑了起来
“你还有脸问,要不是你的猫你早就死在家里了。它冲出去叫的邻居,听说当时声音打的整栋楼都听得见。”


白起抿唇,沉默了一会,又问了一遍。


“放心,没丢,交给宠物店的人照顾了。”
“别再这么玩命了,嬴政还没死呢。”


7.回家时嬴政喵果然在等他,只是看起来特别凶,死也不让他摸。
折腾了好久才窝进了白起怀里。
白起边抚摸着他的后背边安慰着。


晚上洗完澡白起穿着件很宽大的T恤抱着嬴政喵在沙发上翻相册,边翻边说着这些照片的来历。
嬴政喵注意到有段时间的白起十分瘦弱,看起来病怏怏的。
想想还比较庆幸他的两脚兽现在看着挺健康的,窄腰长腿,虽然没什么肌肉身体却看着很漂亮。
没错他虽然是一只猫可他最爱看的电视节目是深夜档的维密秀啊


再后有几张白起和另一个少年的合照,就上次那个看起来很欠打的那个人。
“这个人吗?”


“他是我唯一的家人。”
“在我还很虚弱的时候只有他肯接触我”
“他对我很好。”


嬴政喵看着白起说着说着便开始哭起来,颇有些烦躁。
愈发的讨厌照片上的那个人。


后来白起又翻了一页,有张照片似乎是偷拍的,照片上的男人穿着西装从轿车上下来,神色冷漠。隐约看得出就是刚刚那个人。
长大了这么变成这副德性了。


他嫌弃的想着。
电视上刚好念出了一句台词
“喜欢她就要跟她结婚啊。”


8.芈月突然的来访搞得嬴政喵不是很愉悦。
他蹲在白起背后的柜子上咆哮着
滚出朕的领土啊你这个女人!这是白起和朕的私人领土!


芈月本要笑这猫颇吵,抬头一看却愣住了。
“怎么了?”白起拿了茶杯,看她呆在那里随口问到。
“没什么。”


“玩够了就回来吧。”
芈月坐在沙发上,点了支烟,对着茶几上的嬴政喵说着,“一直当只猫有意思吗。”
嬴政喵不懂她在说什么 也不想懂。
芈月扫了眼在厨房洗茶杯的白起,晃了晃手里细长的女士香烟。
“你会把他逼疯的,嬴政。”


送走了芈月以后白起一副很疲倦的样子。
嬴政喵蹭了蹭他的手心,白起冲着他笑了笑,手指绕着他的尾巴
“过段时间我会出去一趟 你要乖乖在家里等我。”


嬴政觉得那不是什么好事。
况且最近白起的状态很不好,整个人几乎是恍惚的。
而且像上次那种事情,也不是个例了。


他很怕,
他怕哪次白起又带着伤泡在浴缸里晕过去然后差点把自己溺死
他怕白起就那么倒在门外面而他连开门都做不到
他怕得要死。


9.嬴政喵去找了一次芈月。


芈月跟他说了很多事。


真正的嬴政现在躺在医院里,靠一堆机器养着才不至于死掉。
据说是因为一次暗杀,尽管没有死只是变成了植物人,那也跟死了差不多。白起很愧疚,老觉得是自己没保护好嬴政,离开了他们一个人住。


然后就遇见了嬴政喵。


四处接些玩命的暗杀单过活。


芈月瞧这那猫拿爪子把一张真皮沙发的真皮划破写了个歪歪扭扭的英文句子,笑弯了眉眼。
“当然能,只要你想变回去。”


嬴政回家的时候看见白起吓了一跳。
白起头发有些凌乱,稍稍喘着气,看起来经历了大量的运动。
白起看见他出现在门口懵了一下,然后伸手一把把他抱了起来。
“太好了……阿政……你回来了”


嬴政喵瞧他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心情颇好。
想想还是算了。
这个样子也挺好的 他最在意的人应该是我。


去你妈的黑色帝国,去你妈的责任。
老子现在只想跟这个人窝一辈子。


10.嬴政喵没想到打脸来的这么快,打的这么疼。
那天晚上白起最好了一切准备 正要出门被嬴政喵缠住了。
嬴政喵使出了一个猫咪能做到的所有耍赖姿势撒泼打滚就是不让白起出去。


折腾了一身大汗。
白起却只是蹲下来身上摸了摸他的头,哄了哄,然后把他从腿上撕了下来放到了沙发上。
出门去了。


嬴政喵呆在原地。
妈卖批……


芈月跟他打过招呼,这次白起接的活很难办,就算成功了也不可能完整的回来给他铲屎加食了,本来他还挺有信心的,白起不会去他而去
结果
他骂着白起大笨蛋,匆忙从窗子上跑了出去。


已经不记得是第几次在病房里醒来了。
白起躺在病床上。看着天花板。
本来他差点死在那,如果不是徐福安排人来接应的话。


真没用啊。
差一点就杀死伤害阿政的人了。


他躺了会,很没出息的哭了出来。


恍恍惚惚有个人推开了病房的门,坐到了床边。
白起侧过头,那个人跟他一样穿着病号服,一样的苍白虚弱。
他哭着哭着笑了出来


就算是幻觉也好,终于看见你出现了。


“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是这么能哭的一个人啊?”那个人伸出手,擦着他脸上的水痕。


“那么多事情宁愿跟猫说也不肯跟我说。”


白起傻笑着,听着他用佯装生气的语气抱怨着。


那个人也笑


笑了会对他说
“结婚吧白起。”













































































【小剧场】
没有小剧场。

[王者荣耀][西汉组]韩信讽刘邦打野

真的太棒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病歌.:

“望王三思。宫妇左右莫不私王,朝廷之臣莫不畏王,四境之内莫不有求于王:由此观之,王诚宜打野。”


韩信:大家好,情人节好,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张良:可别说了,白情都过了。


韩信:这不捧气氛呢。


张良:别捧了,时间紧,赵云快把野抢光了。单刀直入好吧。


韩信:不急,他开宝马都没我白龙吟爬的快。


韩信:行吧,咱单刀直入。今儿是来说段相声,顶头上司有令,以德化民,我们是行军驻扎巡回演出。先自我介绍,我姓韩名信字重言,旁边这位是张良张子房,我同事。


张良:大家好。


韩信:上回讲到,刘邦前脚刚到后脚给大乔送回泉水,张子房运筹帷幄孤注一掷狗链拴在坦克上,形势危急,退兵修整。我们今天就说段:《韩信讽刘邦打野》。


张良:嘶。


韩信:您抖什么呢。


张良:手脚冰凉,四肢发软,无法接受,难以想象。


韩信:文化人爱用四字排比。


韩信:诸位且听。话说那日,钻石局战况激烈,刘邦辗转反侧,唯恐水晶难保,不免生些疑心,怕挂机,怕演员,怕送,怕卡。


张良:君主心细如发不如多清兵线。


韩信:帝王谋略休要菲薄,他是顾全大局。你且听我继续说,正当这时,国士无双,一代名将,风流倜傥,金质玉相——韩信韩大将军登场。


张良:略浮夸了。


韩信:哪儿浮夸,这是谦逊了。韩大将军登场,尽显英雄本色,大步流星,问刘邦道——君主可是有忧心之事?


张良:哦,他怎么答了。


韩信:刘邦眉头紧蹙,目光忧虑,良久开口道——韩卿,我知你懂我最深,你猜猜看。


张良:喔唷。(笑)猜出来没?


韩信:那可不,韩将军英明神武,与刘老总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他道:口臭治不好?


张良:当真是心有灵犀。


韩信:刘邦摇摇头——你再猜。韩将军当即领会,这其中话里有话,刘邦不说口臭却要顾左右而言他,定是另有隐情。他面色严峻,铿锵回话——我知,不是口臭,您是脚臭。


张良:原来如此。


韩信:刘邦仍旧摇摇头——算了,他道,我长话短说。韩卿,我这坦克当得如何?


张良:一般般差啦。您怎么回?


韩信:韩将军一愣,随即明白话中深意,这是试探,试探他是否忠诚,若是敢回一个不——斩,立,决。


张良:呦,我该被五马分尸了。(笑)


韩信:韩将军忠心耿耿,不假思索回复——好,十分好,相当好,非常好。


张良:听得我良心都痛了。


韩信:别,我也痛着呢。韩将军这一答复,使得刘总眉开眼笑,心花怒放,他紧接着问——比对面项羽好吧?


张良:不是我说,对面项羽会打断会控场,两者可比性实在不高。


韩信:可不是么,您心如明镜。韩将军也心如明镜呀,他义正言辞答复:项贼算个什么东西,您王者大陆第一坦,强无敌。


张良:我敬您是个忠臣。


韩信:谢谢夸奖。我继续讲啊。这刘邦听罢,愈发愉快,又道——玄德昨日也这么说的,他说我天上地下无双神坦,一剑半管血,两剑送回家,仓鼠球一炸全场开花,一个传送堪比上万兵马。哎你说说这小屁孩,夸人怎夸得这么实诚呢!


张良:血浓于水,一脉相承。


韩信:紧接着,刘邦却又眉头紧锁了。他道:可我昨日又问子房,他却说不好,他说坦克不是传送回法师身边跑路的。你来评评道理,这算什么话,怎能说跑路呢!我还不是担心他,火急火燎跑回去。


张良:担心是指躲我后头回城么。


韩信:韩将军当即心领神会——这也许是个好机会。他同张军师已生不和,张军师墨守成规,保守派中的保守派,拦着他不让人去偷对面野,着实胆小落后。韩将军想,兴许能挑拨离间,一举上位,天下的野都是韩家的,阻我大业者,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张良:您是指上回反野给李白一个大送泉水么。


韩信:韩将军当即道——君主请深思!臣下有一言,不知当不当讲。


韩信:刘邦点头应允——你说。韩将军便开口:臣以为,张军师怀有异心。昨日同他交谈,他还对项贼点头称道,说那项羽是条汉子,操作好,意识强。


张良:实话实说。


韩信:刘邦一皱眉——哦?韩卿对此有何指教,我当真玩不好坦克?韩将军不慌不忙,从容一笑:臣以为,您不仅是坦克中的奇才,或许还能承担打野之任,制霸天下。


张良:停。我缓缓。(摇摇欲坠,韩信连忙搀扶住)


韩信:振作一下,我这还没讲完呢。刘邦听此一言,来了兴趣,眉头一挑,示意继续说。韩将军连忙道:诚如刘玄德所言,您英明神武,以一敌十,假若这无双武艺能运用于打野,更是锦上添花!诸君要思索,这韩将军打得什么主意?盖因新仇旧恨,全在打野上,韩家大业,有君主助力,如虎添翼,那李白,那赵云,通通不在话下。


张良:脑子是个好东西。


韩信:刘邦当然不傻,他反问道:韩卿的意思是,我坦克玩不好,不如打野怪?韩将军连连摇头:绝无此意!说来惭愧,君主有所不知,我驰骋野区,频频受阻,那李白赵云花木兰,嫉妒我才貌双全,纠缠不休,更有甚者,那兰陵王成日摸我屁股。我曾与张军师谈及此事,他非但不愿伸出援手,还冷嘲热讽,痛伤我心。如今只得求助于君主,制裁那群粗莽之徒,还我野区一片太平。


张良:我都看到了。我,都,看,到,了。您摸了兰陵王屁股,被反杀了。


韩信:嘘。您小声点儿,花木兰在台下呢。


韩信:听罢韩将军一席话,刘邦点头道:原来如此,辛苦韩卿了。明日即刻动身,张贴大报,满城传话,说从今以后,我刘邦要打野,这野区姓刘。


张良:完了。完了。大汉完了。


韩信:风和日丽,天高气爽,谈罢军事,韩信心情愉悦,路遇了张军师,不吵架也不拌嘴,喜滋滋道——张军师可别嚣张了,野区姓韩,如今是我得宠,你失宠了。


张良:别得宠失宠了,我们当臣下的,不是后宫佳丽。


韩信:嘿您可别说,君主后宫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他会不会是给啊。


张良:啧啧,不可说,不可说。您继续啊,我失宠了,然后呢。


韩信:我不正要说呢,刘邦将这落魄军师打入冷宫——


张良:打住。怎么又绕回后宫佳丽了,韩妃别是甄嬛传看上瘾了。


韩信:喔,良妃说的是,没办法,现代影视容易沉迷。


韩信:第二日,满城风雨,刘邦打野,众说纷纭。诸葛孔明连夜造访,张军师一病不起,刘玄德闻言嚎啕,赵子龙吓丢了枪。


张良:不,这怎么行,您可说清楚,其他仨我能理解,这刘备哭个什么。


韩信:哦,忘记解释。刘备也窥伺着称霸野区呢。这下野区凑齐祖宗老少一家,麻将斗地主不在话下。


张良:孔明也该呕心沥血了。


韩信:也是。您瞧见那信没有?


张良:什么信?


韩信:给刘禅的。先帝清兵未半而中道打野,今天下三分,中路疲敝,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


张良:他家就这一个宝贝儿子,还坦克,也是不容易。


韩信:可别多操心。他家哪缺人,过阵子小凤雏也要出山抢我饭碗。您瞧瞧我们家可就三人,家徒四壁,好不凄凉哟。


张良:三人够了,摊上一个您,一个君主,再多养不起。


韩信:说回正题。张军师一病不起,刘邦前去探病,开口一句——良妃,你可知错?


张良:停,怎么还是冷宫套路。


韩信:良妃泪如雨下,宁死不屈——不可!您打野了,我怎么办,孩子怎么办!


张良:哎,适可而止好不好。


韩信:刘邦一时心软,毕竟军师随他征战多年,多少该从宽处置。他沉吟道:你……还是多冷静一下吧,明日无需出战,有韩卿随我。


韩信:大风起兮云飞扬——


张良: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韩信:怎么,您别抢我词儿。


张良:别以为人都看不出来,您是忘词儿了。


韩信:咳,哪有。话说那日,好一个惩戒刘邦,英姿飒爽,高歌猛进,抢了蓝爸爸,又打红爸爸。君主当真英俊潇洒,反野的李白看呆了,迟迟下不去手。


张良:懂他。


韩信:刘邦道——好你个李太白,就是你摸我韩卿屁股?李白连连摇头:靠,是他摸我好不好。


张良:您实话实说,摸了多少屁股。


韩信:不多。您的也摸过,您上回给项羽推得一个踉跄,我当然要扶一把,大公无私,手掌发力点在臀部而已。


张良:……(自我怀疑之色)


韩信:刘邦一皱眉——有这等事?好吧,臣债君偿,我今日破例,他摸你屁股,你可摸我一把。


张良:光天化日。


韩信:就在这时,良妃冲了出来——不可!不许碰君主,有本事冲我来!


张良:不是打入冷宫么。


韩信:刘邦也是一惊,想不到良妃对自己爱得如此深沉,心中半是愧疚半是感动,搂过良妃,痛哭悔悟——是我错怪你了!你受苦了!


张良:假装不认识这良妃。我要起鸡皮疙瘩了。


韩信:最毒妇人心,正当这时,良妃乘胜追击,挑拨离间——君主莫听韩将军胡言乱语!他引您打野,不过是要坐收渔翁之利。您想一想,他可曾有过丝毫贡献,不过是给暴君送人头,给对面送人头,空大卖队友!


张良:这良妃说得真好,热泪盈眶,我都要爱上她了。


韩信:韩将军好可怜啊!征战沙场,不想受人挑拨,失了信任。


张良:所以呢。君主他是又做回坦克了?


韩信:您真可爱。怎么可能呢。刘邦决定为爱而坦,却又放不下偌大野区,于是乎,放话曰——从今以后,出肉打野,坦克身,打野心,成全良妃,不忘韩妃。


张良:韩妃该哭了。


韩信:您是鼠目寸光,太肤浅。韩妃乃刚烈女子,这回坦克去了。见过全肉韩信没?


张良:没有,也不想见。您继续掰扯,我心意已决,是时候给西楚集团投简历了。


(此时电闪雷鸣,灯光骤暗)


人声:不可!


(张良回头)


韩信:糟糕。


(韩信随张良迈开步子)


人声:站住!


韩信:不是说君主今天陪小备备郊游么。(小声)


张良:我怎么知道。(小声)就不该陪你搞事,这下完了。


韩信:别这样。我们什么关系,同生死共患难,你忍心抛下我么。(小声)


张良:您贵姓,可曾见过?我怎么不记得。(小声)


刘邦:都,站,住。


(两人站定)


刘邦:这什么表演呀,怪好玩的。


韩信:您吩咐的。


张良:以德化民。


韩信:文艺汇演。


张良:春风化雨。


刘邦:将军啊。


韩信:嗯?


刘邦:听说我是给。


韩信:哪有,谁说的,我去揍他。


刘邦:军师。


张良:在。


刘邦:西楚集团出门左拐。


张良:臣忠心耿耿,绝无异心,将军作证。(戳一下身旁)


韩信:是,除了偷偷念叨刘邦削了大汉亡了,也没什么。


张良:刘邦就是削了嘛。(小声)


刘邦:(叹气)我是不是平时待你们不够好。


(同时)韩信:哪有。/张良:就是。


张良:行了都给我闭嘴!


张良:诸位请看天美震惊部每日头条。昨日——震惊!全肉张良第一十五次替刘邦挡下元气炮。前日——震惊!韩重言偷鲲不成反受辱,汉高祖千里开大救将军,一送两命。大前日——震惊!诸葛军师自述:我家主子一脉相承,只带半个脑子。


张良:我也很累。


韩信:(沉默)


刘邦:(沉默)


张良:可我也没给西楚集团投简历啊。


张良:你们争气点好不好。


张良:行了,散了吧。被韩信摸过屁股的,后台排队,一个个摸回来。


韩信:不你不能……


刘邦:不用。(揽过韩信)臣债君偿,我来!


张良:……


张良:那我恭敬不如从命。(一脚踹上刘邦屁股)


张良:您要削了,可学乖点吧。


刘邦:……哦。


张良:(又踹韩信一脚)庞统要出了,考虑一下饭碗保不保,别给暴君送人头了。


韩信:……哦。


张良:行了别愣了。来段落幕词。


韩信:大风起兮云飞扬。


张良:威加海内兮归故乡。


刘邦:(抱一抱二人)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掌声雷动)


………


“现在向我们走来的是金牌队伍[野区是我刘家的]!走在最前的是打野选手汉高祖刘邦,第二位是打野二号——草鞋霸主刘玄德,两人骨肉相连,亲密无间。第三第四分别是智囊团中的诸葛卧龙与张子房,似乎带病出战,他们同时捂着胃部。紧随其后的是坦克位——国士无双韩重言与炮火千金孙尚香。孙小姐表示,坦不坦无所谓,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您好,西楚集团吗?这里有一份简历,对,可以叫我张先生。”


end.


lft抽了?我重发一遍。

一个局部……快肝不动了(o_ _)明明还有一大堆没开始画……
自己摸索画风真的好难orz……

涂鸦……两个子房_(¦3」∠)_
子房真可爱啊【望天】

扁鹊:……唯独不想被你这么说。

【啊明明有很认真画小医生……子休你那只手果然好碍事啊(笑)】

子休是世界的宝物!
【吐血身亡】